• <tr id='n2X1Ub'><strong id='n2X1Ub'></strong><small id='n2X1Ub'></small><button id='n2X1Ub'></button><li id='n2X1Ub'><noscript id='n2X1Ub'><big id='n2X1Ub'></big><dt id='n2X1U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2X1Ub'><option id='n2X1Ub'><table id='n2X1Ub'><blockquote id='n2X1Ub'><tbody id='n2X1U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n2X1Ub'></u><kbd id='n2X1Ub'><kbd id='n2X1Ub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n2X1Ub'><strong id='n2X1Ub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n2X1Ub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n2X1Ub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n2X1Ub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n2X1Ub'><em id='n2X1Ub'></em><td id='n2X1Ub'><div id='n2X1U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2X1Ub'><big id='n2X1Ub'><big id='n2X1Ub'></big><legend id='n2X1U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n2X1Ub'><div id='n2X1Ub'><ins id='n2X1Ub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n2X1Ub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n2X1Ub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n2X1Ub'><q id='n2X1Ub'><noscript id='n2X1Ub'></noscript><dt id='n2X1Ub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n2X1Ub'><i id='n2X1Ub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张贵斌:深藏军功♀七十年 初心如磐跟党走
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日期: 2019-11-09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1948年10月10日至15日,在塔山这个仅12千米宽的阵地上,东北野战军以8个○师顶住国民党军11个师的进攻,成功阻击从葫芦岛援锦的敌军,战役激烈程度“甚至无法用语言来描述”。这就是著名的塔山阻击战。“其意义远远超出了一个局部战场——塔山之战的胜负,不但关乎辽沈战役的进展乃〗至结局,而且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自此以后解放战争的进程。”军旅作家王树增在《解放战争》一书中这样评价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时22岁的东北野战军战士张贵斌宣誓“寸土必争,与阵地共存亡”。他所在连队的120人,此役后只幸存3人。因为在塔山阻击战中的英勇果敢,张贵斌获“人民功臣”荣誉称号,并记大功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时光荏苒,70年过去了。2019年4月3日,张贵斌的二女◤儿张英在本村的村民群里看到国家在收集退役军人信息的消息后,拿着父亲的退伍■证来到西柳镇民政办,被告知必须要本人带齐所有证件和立功证书等完整材料才能办理。4月19日,女儿陪着93岁的张贵斌带着残破不全的报功书和军功章再次来到这里,登记个人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看到这些ㄨ证书和勋章时,辽宁省鞍山市军人退役事务局王久泽震惊了,他反复核实了这位老兵的立功信息和档案,这段尘封半个多世纪的英雄传奇自此揭开。一位功勋卓著的战斗英雄,深藏功名70年,竟连身边的家人和同事都不知道№他的事迹。张贵斌说:“以前不提,因为我不觉得自己是功臣,战友们都留在了那块阵地上,我只是大海里的一个小水滴,没必要宣扬。现在提,是因为国家需要采集信息。无论任何时候,只要国家需要,我随时做好→准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1949年8月6日,张贵斌加入中国共产党。“党教育了我,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我就要对党忠诚,听党指挥。”从战场↑战士,到成为电力员工,他恪守这个承诺70年。

                海城虽然解】放了,但还有很多受苦的人等着解放,我不能只想自己家

                  1926年12月,张贵斌生于辽宁省海城市他山乡小码头村的一个贫农家庭,他幼年『时给地主放过牛,少年时在店铺当过伙计,没上过一天学,“那时候是真苦啊,吃不上饭,穿不上衣,住的是小茅草屋,跟现在真是没法比。”老人回忆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张贵斌于1948年6月参军,成为了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担架营二连三十排十二班的一名战士,那时候海城刚刚解放。参军时,他的妻子丁凤珍怀孕两个月,家中还有多病的母亲。“我知道自己的苦,就知道天下人的□苦。海城虽然解放了,但还有很多受苦的人等着解放,我不能只想自己家。”这是张贵斌参军时最朴素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经过一个多月ㄨ的临战训练,张贵斌随部队西渡辽河。1948年10月7日,张贵斌所在的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奉命进入辽西地∮区,阻击国民党增援锦州之敌。10月10日凌晨,国民党“东进兵团”发起进攻,塔山阻击战打响。他一边战斗一边救治受伤战友,先后从前线阵地救下数十名伤员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战斗中,张贵斌的膝部受伤,他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按上就继续战斗。“那一仗实在是太惨烈了,子弹就在耳边呼啸,飞机大炮轮番轰炸,就那么大块地方,基本↓被炸遍了,地下水都被炸得满阵地飞溅。我是全连120人里的幸存者,我的战友们大都留在了那块阵地上。”张贵斌说。此役后,张贵斌获“人民功臣”荣誉称号,并记大功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48年11月,东北野战军四纵改制为东北野战军41军。东北解放后,张贵斌随军南下,转战河北、河南、湖北、湖南、广东、广西等地。1950年至1953年,张贵斌先后在41军任后勤部卫生队上士、电讯队上士、通信科供给员、军直通信营司务长。1953年年底,因常年急行军、野外露营和长期工作劳累,加上腿部旧伤复发,他瘫痪住院。1954年7月,他被转到湖北省咸宁疗养院接受康复治疗,并担任了修养连的副连长,还是院党委委员。不久,因前方剿匪部队受伤人员太多,在病稍微好转的情况下,张贵斌主动让出床位,要求出院。鉴于他是荣立三次大功、四次小功的战斗英雄,组织上准备安排他到广州海关或汉口公安〗局工作,但张贵斌却选择复员回乡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从此,张贵斌把军功章和立功证书压在箱底,就连儿女都不知情。亲戚、邻居和单位的同事只知道,他是一个老兵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可以不回家、不吃饭、不睡觉,也不能让国←家财产受损失

                  1954年12月,张贵斌复员▲回到家乡小码头村,正赶上村里组建生产社。村里没钱,他就拿出全部复员费120元,买了3匹马和一辆大车,带领社员发展集体经济。120元钱当时能盖五间漂亮的大瓦房,而他全家六口人却还住在草房里。“我们家虽然苦了一点,但↑房子还能住。党员就是要以身作则,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。”张贵斌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56年至1963年,张贵斌先后担任了他山乡信用社主任、大队支部书记等职。无论在小码头村当支书,还是在他山乡信用社当主任,张贵斌从没有为自己谋私利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部队的纪律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,作为受党教育的老党员,必须要有这种自觉。”张贵斌回忆说,在塔山阻击战中,部队路过锦州老乡☆果园时,战士们强忍饥渴,没有一个人上前摘苹果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64年,张贵斌到海城县农电局工作,先后任西柳供电所会计、所长。当会计,他坚持原则、力求账目清清楚楚;当所长,他身先士卒、恪尽职守。

                  西柳供电所距农电局15千米,张贵斌经常拖着伤腿、骑着自行车,去局里上交电费、请领工资,每一个往返要三四个小时。每个月最后三天,他还负责抄西柳供电所负责的23个村的电表,平均每天骑自行车跑七八个村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为了保证资金安全,张贵斌自制了一个钱褡√子,把现金捆在身上,总能一分不差地将带着体温的往来款项送到。“那时候只知道他身体不好,经常生病,但不知道为啥。他也从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体耽误过工作。”西柳供电所◢的同事、今年78岁的刘洪生回忆说。直到记者采★访,他才知道身边的同事竟是塔山阻击战中的战斗英雄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从1963年开始,海城市农电局对农村电网进行大修改造。张贵斌工作的那段时间,西柳供电所的电网建ξ设和改造任务十分繁重。作为电力行业的“新兵”,张贵斌刻苦钻研,努力掌握电工技术,很快就成为行家里手。张贵斌的老同事赵汝策说,张贵斌不仅在会计岗位上特别称职,在电力业务上也是一把好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时人ζ 员少,当所长的张贵斌就带领全所职工参加会战。最忙碌的时期,他吃住在施工现场,一个多月没有回家。人晒黑了,累瘦了,可他没有一句怨言,每天Ψ在工地上抬电杆、架线路,总能超额完成施工任务。“那时候就是起早贪黑地干,不觉得累。一通电,老百姓特别高兴。有时候我们忙得没空吃饭,还有老百姓主动给我们送饭。电亮了,心里也亮堂。”张贵斌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68年,张贵斌调到海城县农电局器材▓库工作。张贵斌的主要工作是从火车站接运器材,一火车皮的电杆、电线、变压器……靠人拉肩扛装上马车。这些器材在火车站多放一天,就需要多付一天的保管费。所以,只要器材发到火「车站,张贵斌便和同事们套上马车去车站接货,经常半夜三更才能回到家。“连夜发来的东西,我可以不回家、不吃饭、不睡觉,也不能让国家财产受损失。”张贵斌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他平时不多言不多语,但闲不住。没事就整理库房、收拾仓库,掉的螺钉▅都捡起来、码得不齐的钢材他去一根根码好;笤帚坏了,他自己扎一扎……”同事薛宝民说。

                不能浪费国家资源,省下来可以ζ给更困难的人用

                  “人的一生要多做好事儿,少做错事儿,不做坏事儿。”这是张贵斌常告诫子女的话,也∞是他一生奉行的原则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刚复员的时候,因为张贵斌身体不好,组织ω 上给他配发了疗伤药品,但他基本没用过,都提供给了村里有头疼脑热的村民。任他山乡信用社主任时,有人贷款做买卖但后来钱还不上,张贵斌自掏腰包把』钱还了。“1962年,我随父母被下放到小码头村,当时张贵斌主动帮助我们安顿下来。后来,我父亲病重,也是他帮着买药、送医,还一手操办了我父※亲的后事。这种恩情,一辈子忘不了。”今年66岁的李恩思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93岁的张贵斌和老伴丁凤珍现在住在不足31平方米的房子里。家里一张双人床、一个沙发、一张书桌、一台电视机、一个老式冰箱,家具简∏单陈旧,但干净整洁。卧室的书桌上堆满了书和纸,“人一生首先要孝敬父母,知养育之恩……”“做人要清白,做事㊣ 要干净。过日子,靠勤俭,勤是摇钱树,俭是聚宝盆……”这些纸张被他写得满满的。张贵斌在部队学会了认字,取得高中文凭。从那时起,他每天坚持学习,每有所得,就写下来。但他舍不得用本△,就写在随手可得的纸上——小孩的作业纸、说明书背面、日历空白处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“姥爷特别爱学习,我曾经送给他几本书〓做生日礼物,他可宝贝了。他还经常把写的纸条让我拿回去看,教我做人做事,我手里有好多张呢。”张贵斌的外孙女郭虹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张贵斌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。说起父亲来,他们最深刻的印象就【是对自己的严格要求。“不准攀比,不准奢华,更不准做对不起人的事。我们姐弟几个从小都要干活,吃饭掉个饭粒都要捡起来吃掉,袜子都是补了又补。”二女儿张英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张贵斌是离休干部,医药费全额报销。前几年,他因病住院12天,可直到病好后才跟儿女提了一下,医药费都是自己出的。“现在国家给我的离休金不少,我很知足,不能再浪费国家资源,省下来可以给更困难的人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,我心怀感激。我已经离休了,不能再给国家作贡献,只能尽量不给国家添※麻烦。受党教育70年,我有生之年只有一个选择,就是听党话、跟党走。”张贵斌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信息来源:国网辽宁电力,国家电网报